股票配吧
大发T+0
配资案例
您当前位置: http://www.gp88.com > 配资流程 > 配资案例 >

如何看待当下的st舍得:大股东出局并不是利空

发布时间:2020-09-29 13:41    浏览次数:

近期川酒六金花之一的舍得酒业突然因大股东占用资金被st,市场一片哗然,惊了吃瓜群众一身冷汗,本篇应朋友们要求来谈一谈。

市场多空不一,争论激烈、遐想连篇,看多者认为这事无非是,一个姑娘嫁给了一败家子,结果这败家子的婆家人把家里的钱卷跑了逾期没还的事,认为这事不伤及公司的内在价值,况且人家占用的只是非经营性资金,不伤及经营价值,还上不就得了,这也倒容易理解,这一派主打价值牌。

看空者也有理有据,这一派主打信任牌和变数牌,有道是厨房里的蟑螂远不止你看到的那些,你想啊,这占用资金好几亿这事是怎么爆出来的,是因为没还上才被不得已现原形,否则还不知道隐瞒多久呢?这叫什么,叫欺诈,董事长联合财务联合公司上上下下共同欺诈广大股东,这是要吃牢饭的。

再者就是巨大的隐忧甚至是隐患,这件事触发的隐忧神经,可不止一根

其一,担忧内部管理,可想而知,一个堂堂上市公司被大股东玩弄于手掌,资金随意被拆借占用,这公司内部管理能好到哪去,要知道,从后视镜去看,当年泸州老窖存款失踪事件就正好反应出它的内部管理的混乱。

其二,大股东品行,这种品行背后就是隐患,把上市公司当自家提款机,试想,嫁给这样一个吃里的人,咱们说不担忧是假的,你这样的品行,谁知道下一步能做出啥更缺德的事来,从有借有还,虽然瞒天过海,也没有公示,再到有借不还,下一步要发展到什么地步呢?咱们心里不踏实啊。

要知道天洋背后可是一堆不小的烂摊子,当初购买舍得股权的钱都是找银行借的,以舍得股权还有几处地产项目作为抵押,结果北京政策变动,导致投入打水漂,以至于连购买舍得股权的钱都没还上,股权被银行冻结,还有成功集团的债务,背后梦东方也是亏的一塌糊涂[捂脸],流动资产跟流动负债也触及红线……

总之,咱们要看到,天洋的多元化发展让他陷入了巨大的资金荒,十八下缺钱,所以这只魔爪就伸向了现金流还可以的舍得酒业。

还有,必须要清楚,天洋在迎娶舍得的时候,就落下了一笔巨债,说白了,它连娶媳妇的钱都是找银行借的,到现在还没还上不说,还从媳妇家掏钱,你说这娘家人能不急?

其三,对财务造假的担忧,很多人认为这事既然涉及到财务总监跟着欺诈,那么财务问题会不会也有造假?会不会有其他的事揪出来?这事说实话,如果单凭其占用资金来推断其财务造假,未免有些武断,它在逻辑上也无法互证,只能说这次信任危机,让市场的神经更加敏感

尤其天洋进入舍得也没几年,舍得内部高层也都是老沱牌人,也不大可能这么快就勾结起来造假,当然只是这么认为。

但在对公司的终极走向意义上去说,如果它财务造假,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为何呢?

因为现在市场几乎一边倒,天洋是破鼓万人捶,大伙也不希望天洋这个烂摊子在继续做大股东,因为它缺钱不是短期能解决的,即便说破天他把这钱还上了,也无非拆东墙补西墙,它的德行能改吗?这已经让市场亮起了红牌。

但当下,市场等待的无非是怎么解决天洋的问题,到底是再次约好展期还款,还是想办法趁机把股权代替债务,二股东一手接办成大股东,亦或像当年的酒鬼酒一样,射洪继续寻找婆家,这也是极大的可能。

所以,如果如果连带财务造假,那天洋肯定是要滚蛋了,并且在市场极度情绪下,把股价打压到一个地位,对于舍得这样的底子,这种白酒成色,几十亿肯定买盘蜂蛹,财务造假对股价的打压,足以可以获取一个很安全的买入边际,因为娘终归要嫁人,日子不能像之前一团糟。

所以,我说如果真是财务造假,不仅可以彻底让天洋滚蛋(虽然当下也快了),为公司下一步新政改革让路,对于那些没买入的投资者也提供了一个极佳的机会,这也是我为何要说,造假未尝不是件坏事的原因。

当然也可以这样理解,如果你特别想跟对方离婚,但他只是撩骚的话,你是有点不满意的,但如果跟别人上床了,估计你内心是窃喜的,一句话,预期变了,咱们对别人行为的感受也就都变了,桃子烂了,你想让它掉下来,不如干脆烂透来的痛快。

有几点基本是可以去做一下预估的:

1.继续展期的意义不大,如果真这样,也不至于到期无还,否则直接内部继续约好展期时间,而不至于撕破脸了,肯定是很难还,缺钱是真的。

2.债务怎么解决,这是值得磋磨的,如果天洋真拿舍得当个生产现金的宝贝,那也有可能变卖资产去保住股权,这应该是二股东不愿意看到的。

况且,天洋是四处欠钱,当年取媳妇欠下了竞购的23亿彩礼钱,房山地产项目黄了,又欠了26个亿……其他没有浮出水面的就别说了。

从逾期这件事,加上舍得过去几年的发展情况,天洋应该是极不愿意把股权让出去的,事实上,这部分股权也够还账的了,廊坊建行欠13个亿,这边欠上市公司4.7个亿,而这部分股权价值有不到20亿,而这部分股权也就舍得公司和建行申请了保全,所以真要偿债,问题不大。

3.股权被拿下,这事既然摊牌了,意味着涉事者犯了刑法,这是要受刑的,所以,还债这个事,股权被拍卖估计也很快提上日程,这是典型的薅社会主义羊毛,你股权被冻结,融资更是受限,而当下,正因为这是刑事犯罪,所以天洋死口咬住一点:这事我周政不知情[捂脸],这脸皮绝了,这简直就是把民众智商按在地板上摩擦的节奏,看来要走找替死鬼这条路,但于逻辑上很难说通。

射洪有可能在找不到婆家之前,暂时临时当一段管家,因为混改是大方向,而且已经见成效,你不能开历史的倒车,自己搞是不可能的,之前射洪把其他的酒业也都交给了天洋去管理,这说明射洪还是知道自己有多大能耐的,况且上峰也不答应啊。

所以,先筹资赎身,赎回70%股权,如果天洋配合,那射洪出钱还银行,然后拿下股权,再抵押出去,所以资金这块,对射洪难度倒不大,这是一步,如果不配合就直接拍卖

4.直接找婆家,这事现在谈还是略有些远,因为当下天洋两口子还没有离婚,但是,处理债务问题,跟找婆家是接洽在一起的,这个事估计得有个一年半载的。

谈到找婆家,这事有的琢磨,射洪的心思从上次选天洋上面可以看出来,拒绝了五粮液这个大明星,就是不想让舍得当小妾,怕成为附属品牌,无法独立,这种不可逆是射洪不愿意看到的,搞不好再整出个“五粮沱”来[捂脸],所以选择嫁给小天,小天同志可谓是表现出一片痴心啊,15年7月份,经过203轮的激烈报价,从12.5元/股一路竞价至23.51元/股,溢价高达88%,最终以38.22亿元取得迎娶舍得新娘。

而拒绝上一轮报价到最后的中粮,估计也是因为中粮刚娶了一任新老婆酒鬼酒,(酒鬼酒系列个人在伯庸智库精品中也有共六节课的详细的阐述,想查阅的朋友可以vx搜伯庸智库即可)也怕做妾吃亏,何况它也不清楚中粮国资的能力。

过去几年的舍得起色是很明显的,利润从几百万干到5个亿,二股东是看在眼里的,所以,这次如果再选婆家,估计五粮液可能会再次像上次那样抛出橄榄枝,但射洪未必会答应,其次是中粮,人家经营酒鬼酒做了几年,小日子过的也不错,会不会动心?不过同业竞争的问题还是也会让射洪纠结几番的。

还有上峰泸州国资方面的川酒集团,也有可能抛出橄榄枝,央企的话,射洪很难舍得跟舍得说再见,所以也有点够呛……不管哪个,我觉得都比总是想着掏空公司的天洋要强,找个不缺钱的主按部就班去搞,以舍得的成色,不会差到哪去,有道是东不入皖,西不入川,川酒六朵金花,底子个个都不差
整体来说,短期要想找到一个合适的婆家,也不太容易。

个人研究白酒那么多年,自己也做过白酒,最大的感受就是对于白酒企业而言,一个优秀的管理层是非常重要的,看一看老窖,在看一看最初的茅台、汾酒、酒鬼酒、古井贡……哪一个不是换届之后走上正路的,名酒的底子加上管理层的改革,往往是造就大牛的机会,所以,对舍得而言,还算不上混乱中换主,它的主业过去几年也走的还可以,刚步入正轨,所以它更需要一个稳定的大股东来推行新政,当然这些都是后话。

以上问题都有一个关键的螺丝帽需要打牢,那就是二股东对大股东的看法倾向,有一点必须要深思,这次事件被爆出,是单纯的东窗事发,还是长期隐忍下有预谋的一次摊牌,如果在企业发展上蒸蒸日上,只是单纯的借钱未还,那事实上它们内部还是可以去商议的,并不一定非要撕破脸,从而妨碍发展大计,可见这个事没那么简单,它们二者内部肯定有很多不便于明说的矛盾。

凡事就怕深挖,如果细究舍得内部的关联交易,你会发现疑点重重,有一点是大概率的:二股东不想再让天洋这个到处借钱的烂摊子再掏空侵蚀上市公司。

有几件事可以反应出端倪:

1.舍得在18年将2/3的净利润一个亿,投进了一家什么商业保理公司,占股25%,你猜这家公司是谁的,就是天洋的,这个保理公司也没有下文

我当时在翻年报时,看到这就觉得不太理解,总觉得有些猫腻,总之,没有去碰。

2.19年定增的钱到底要干啥,根据公司的说法是募资25亿,拿10亿去扩产能,这事也有些牵强,因为舍得每年产4万吨,只能卖1万多,产能不够吗?你本身就有大量基酒库存,产能利用率就比较低,就这样,你还这么着急去拿钱去扩产能?你会觉得合理吗?

如果不合理,那这钱到底怎么洗出去的,要说二股东不知道,那肯定不可能,只能说权衡你的贡献,有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但玩过了就得治你。

这次动作不愧是国资委的风范,做事有章有法,自发现天洋占用资金,射洪立马将天洋系高管换下,而周政也将营销中心入京,介入公司更频繁,射洪隐忍多日,还款时间一到,立马抓财务负责人锁定证据,然后抓董事长,发布公告,卸下天洋管理层,老沱牌人顶上,三下五除二,撂倒大股东[得意],果然是中国智慧。

3.扒开很多费用支出,你会发现很不合理,很多费用都虚高。

4.营销经理兼董事吴健突然离职,这事也挺奇怪的,做的好好的,业绩蒸蒸日上,舍得的大功臣,怎么就突然离职了呢?从几个方面想都想不通,根据我过去的经验去看,八成是跟大股东发展战略意见不合而离开,以舍得过去几年的营销战略,就是大手笔推广,把品牌提起来,动销提利,这个战略看起来很奏效啊,如果有不合,那估计是大股东想控制这方面支出把利润挤出来,权当这么一想。

而这一切都发生在天洋需要着急还债这个端口上,成功集团那边也催,银行这边也急,天洋肯定要想办法搞钱出来,而在舍得上面动手就不难理解了。

所以,在日常经营上,通过关联公司把利润输出,定增资金也说不明白,战略上挤走营销经理,估计二股东早就心怀不满,这次借钱没彻底成为导火索,直接摊牌,这只是一种预估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,只要摊牌了,那么二股东对天洋的态度也是很明确了,就看天洋能憋出什么大招来。

这事只能站在客观事实的基础上去猜测,如果太过就未免有些阴谋论

  • 上一篇:韭菜之路——靠情绪主导投资决策
  • 下一篇:肇万研究札记:光刻胶——电子半导体材料的“

  • 
    股票配资|股票杠杆| 股票行情| A股|网站地图 网址:http://www.gp88.com
    Copyright © 2018-2019 股配吧 版权所有
    ICP备案:沪ICP备14048644号-217